吴京荧幕开始得意的时候,黄渤还不停地辗转在广州、北京的酒吧和歌厅,给唱片公司寄小样。在广州“漂”的时候,他认识了毛宁、杨钰莹,北漂的时候他又认识了周迅、满文军、沙宝亮等一票在酒吧驻唱的人。身边朋友慢慢都火了,但是他却迟迟“混不进圈子”。多年漂泊成名无望后,他返回青岛老家当了一家韩国工厂的中方代表,西装革履、觥筹交错间,黄渤也会问自己:我在这里干什么呢?

浙江大学研究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副教授马克格雷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也许会看到由技术推动的一种现象:中国年轻人,尤其是千禧一代,比上一代人更追求个人体验和个性化服务,这与其他国家的同龄人一样。”